關於部落格
廢置區,但別以為我不管大家就可以亂留言!從今開始關閉留言功能。
  • 53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[賀文]律動之月

「爺爺,這個應該放在哪兒?」在一間大屋中,我跟老爺爺一同在收拾。
我,林如玥是一名高中生,現時就讀十信高中。父母早逝,本來一直也跟姨媽一同居住的。因為奶奶碰巧病逝,只剩下爺爺一人實在是太可憐了,所以我決定搬過來跟他一起住。

「小玥,這個寶箱放在那兒就可以了。」爺爺指向屋中的角落,指示我放在那兒。

「爺爺,這個寶箱放了什麼?」我一提起那個箱子就覺得它很重,吃力地把寶箱移向角落後,我向爺爺問道。

「這個我也不知道呢…小玥,不如我們一起把它打開好不好?」爺爺提著拐杖緩緩地走過來,我向他搖搖手說道:「爺爺你就坐在一旁吧,我來開就行,反正也不會有什麼怪東西跑出來吧?」

我緩緩打開箱子,竟然發覺裡面沒東西!

「奇怪了…沒東西又會那麼重的…」我好奇地把手伸進箱中,還是摸不到什麼,於是我就把頭伸進箱中。

「啾」的一聲,我連忙把頭縮回來!剛才我好像見到有一個人頭,然後…

--噗!

突然盒內冒出白煙,我被困在白煙中,動彈不得。這時我看到一個黑影從盒裡跳出並向我跳過來,我不由分說立刻尖叫!

「小玥?!」是爺爺的聲音!他在左邊!我興奮地走向左方,把某個人影抓著並大喊:「爺爺!你沒有受傷吧?」

「我沒有…小玥妳在哪兒…」怎料爺爺的回應出乎我意料之外,我想把抓著人影的手拿開,可是反而被那個人影緊緊抱著。

「放、放開我!」我不待他回應,直接地、狠狠地往他的手臂咬了一下,只聽到一把男性的慘叫聲,可是他並沒有放開我。

「誰…?」爺爺也聽到一把男聲,可是在重重煙霧下他看不清我們的位置。

「死色狼!快放手!我咬!」我一面罵著一面瘋狂似的咬著他的手臂,只聽他的叫聲由慘叫轉為求饒:「不、不要啊…不要咬我…我不好吃的…」

這時我趁這機會掙脫他的懷抱,向後方逃去,可是卻跟爺爺撞在一起。

「痛…小玥…為何妳走路不帶眼睛…」他撫了撫我的頭,溫柔地說著。

「爺爺!有色狼!給我鐵棒,讓我打死他!」我指向那重重的煙霧。

「我雖然是狼…可是不是屬色狼一族的…我是月夜狼族呢!」剛才的聲音突然在我身後響起,同時我也感到身後有一陣溫暖。我知道有人在我身後!

我不假思索就一拳向後打去,可是卻打不中,反而跌進他的懷裡,這次連嘴唇也被他佔了便宜!

「親、親到了呢…」這時我終於看清楚他的樣子,一雙精靈的眼睛,及耳的短棕髮,一雙懷疑是狼的耳朵,一對小狼牙加上一身類似野獸的打份…他在玩化妝遊戲嗎?

「什麼親到了?!你這條死色狼!」我又一個拳頭向他揮去,他則輕鬆地躲開了,並感到有點錯愕。

「人狼…?」爺爺托了托鼻樑上的眼鏡,把那隻色狼看個清楚。

「爺爺你好!我是月夜狼,不是人狼!」他一邊舉手一邊快樂地回答,他這樣子看在我眼裡根本跟白痴無疑…

「爺爺是你叫的嗎?你這條可惡的死色狼!」我不理三七二十一又一拳向他揮去,他又輕輕鬆鬆地躲開了,而且又把我抱著:「小玥,妳要小心一點啊!地板上有很多東西,小心滑倒!」

「不用你忠告我!快放開我!」我被他氣得七竅生煙,不停地向他揮拳,可是他也一一輕鬆躲過…可惡可惡可惡!氣死我了!

「小玥,不應該對客人無禮的…」爺爺帶著溫柔的笑容把我的手拉下來,我無奈地看著他:「爺…爺爺…」

「對了,你說你是月夜狼族,你可以介紹一下嗎?」爺爺用他那慈祥的笑臉向那隻色狼問道。

「嗯!」他也快樂地答應了,可我卻沒閒情逸緻陪他們談!我掙脫了那隻色狼後,就繼續收拾東西了。

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「嗯~我只知道我叫智宏,接著不知道了~」「對了,月夜狼是什麼來的?」「月夜狼就是住在月亮的狼~」「月亮上真的有生物?」「嗯!」

「說什麼傻話,人類已經登陸過月球,哪有什麼生物…爺爺你別聽他胡說八道!」他們談得那麼高興,令我很不是滋味…這隻色狼才跟爺爺談了幾分鐘,為何跟爺爺黏得那麼近~~~~~?!

「那是因為…我們用了魔法呢!其實不止有玉兔,還有夜貓、夜犬等等的…」那個名叫智宏的色狼說著還對著我微笑,真是討厭!

「我沒有興趣知道這些事!」我說著還走開了,回去自己的房間。我實在不想跟他共處在同一個空間多一秒了!

。X。

「小玥~小玥~起床了~」一把陌生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,令熟睡的我不自覺抓著那聲音的主人。

「小玥…雖然我很高興…可是妳快遲到了…」那把聲音又重複了,本來不想管他的我也不情願地張開眼睛…

怎料…在我面前竟然是那隻色狼的大特寫!

「小玥早安~」他還笑嘻嘻地向我打招呼!我趕忙送他一頓好吃的拳頭早餐!

「小玥今天很精神呢!」他輕鬆地躲開了,並且把我抱著了。這時我才發現原來我跟他睡在同一張床上!

「死色狼!你為什麼會睡在我床上!」我看拳頭不行就一腳使勁地踢過去。他卻機靈的跳開了,可憐兮兮地看著我。

「嗚…小玥妳討厭我嗎…?」他淚眼盈眶地說著,他這樣子真是我見猶憐。

「什…男子漢哭什麼?!不准哭!」我還是頭一次見到男生在我面前哭泣,這可令我慌了!

「嗚嗚…那麼為什麼小玥妳還叫我色狼…我明明有名字的嘛…」他擦了擦了眼睛,繼續用他那個可憐的模樣看著我。

「我…我知道了!我叫你小宏好了!」我沒好氣地說,只見他聽後笑逐顏開,向我傻笑著。

「嗯!那我也叫妳小玥或者老婆…」他還未說完此話已經被我的怒吼打斷了:「你這瘋子在胡說什麼?!」

「小玥果然不喜歡呢…那不如就『甜心』或者『HONEY』?」他繼續用他那天真無邪的臉說著噁心的話,更重要的是他好像堅持要給我一個親密的稱呼…我好像跟他才認識了數小時,為何他要這樣喚我?

「不也是一樣嗎?!死色…渾蛋小宏!」我開始把床上的枕頭和物品向智宏丟去,他一面避開一面說:「小玥不是要上學嗎?現在是七時五十分…」

…他此話令我神智頓時清醒過來!

「天…天啊…我要遲到了…」我不再理會智宏,開始急急忙忙地更衣。

「小玥…不如我幫妳好不好?」智宏低下頭,臉兒紅紅地問。

「什麼…」剛才脫下睡衣的我不耐煩地問。可當我看到智宏的表情時,我知道有什麼問題了:「你給我滾出去~~~~~!!!」

「嗚…小玥很兇啊…嗚嗚嗚…」門外的智宏淚汪汪地說,這時爺爺走了過來看過究竟:「怎麼了?小玥怎麼了?」

「明明是小玥她忘了叫我出去,我看到她更衣她好像很生氣的…」看他的回答也知道他好像什麼也不明白呢。

「小宏你別介意…我的孫女是這樣子了…」爺爺拍了拍智宏的頭溫柔地說道,而智宏也乖乖地點了點頭。這時我碰好換了衣服跑了出來,向著樓梯就衝了下去。

「小玥妳終於更衣完畢了?」智宏見我跑了出來也打算尾隨我進入浴室,我見狀就用手擋著:「男孩子給我出去!」

「喔…」他失望地走回客廳,爺爺他見狀又再安慰他一次:「我的孫女是這樣子了…」

終於一陣忙碌過後,我跑向餐桌並且搶了兩個麵包就跑。

「小玥等等小宏~」智宏看到我跑了出去就要跟上前,可是我卻回頭厲聲道:「不准跟來!」

「嗚~~~~」智宏一聽此話就哭喪著臉看著我,本來我也有點心軟的,可是現在牆上的時間--七時五十五分!!!

「我沒空理會你!再見!不准跟來啊…」我一面叮囑一面跑著,很快他們的身影就在我眼前消失了。

這個早上真累人啊…

。X。

「如玥早安!」「小麗早安!」「如玥同學,快交數學練習!」「是!」

終於,在無驚無險下,我成功回到學校而沒有遲到!說起來真的捏一把冷汗呢!

「各位同學回到座位!」「老師早安~~」「各位同學打開中國語文的第三十二頁,請下一位同學朗讀…」

學校的生活老實說也蠻苦悶的,天天也做著同樣的事,又要在課室呆坐七小時!不過在學校可以跟同學打打鬧鬧,這些日子還可以過的。

只是當我看著窗外的天空時,突然想起智宏他。他的樣子看來是狼,可是這世上哪有這種半人半狼的生物?昨夜是否我眼花?還是我在作夢呢…

「小玥~妳忘了帶飯盒…」突然在課室門外傳來一把聲音,我的表情瞬間僵住了。

「…小宏?」我呆了半晌後才緩緩問他。

「嗯嗯!是爺爺叫小宏帶飯盒給小玥甜心的!」智宏說著還快樂地跳上我的桌子上,全班的目光也集中在我們身上。

而他對我的稱呼還是那麼令人討厭!他還未改過來嗎?!

「…如玥同學的未婚夫?」老師首先發言,接著同學也開始七嘴八舌討論我倆的關係。

「如玥,妳怎麼也不告訴我妳有未婚夫這回事?」「請問先生高姓大名?」「你跟林同學發展了多久?」「你們何時結婚?在哪兒設宴?」「你們發展到什麼程度…」

「才不是!我跟他沒有關係!」聽到愈來愈離譜的討論,我趕忙極力否認我倆的關係。

「小玥…妳昨夜不是跟我啾了嗎?妳不是我的妻子嗎…」怎料智宏一聽此話眼淚又不爭氣地落下,他這次的發言又令課室內的氣氛愈來愈濃烈…

「如玥同學,妳現在是求學時期,不應該只顧談戀愛的…」「嘩!已經接吻了?那你們還做過什麼事?」「關係非比尋常呢!」「如玥在害羞嗎?」

「智宏你給我聽著!立刻給我回家去!」快忍受不了的我也顧不了其他人在說什麼了,我現在只想他快點走!

「那麼…不要飯盒了嗎?」智宏仍然用他那對淚汪汪的眼睛看著我。

「當然要!我只要你走!快走!」我一手把飯盒搶過來,然後示意他快點離開。

「嗯…」只見他點了點頭後,就不太情願地離開了。

課室也終於回復難得的安靜,只是…大家看我的眼神也不同了…他們也多了聊天的話題,我成了大家的笑柄吧?也是他的錯!

。X。

熬過了九課後,終於也放學了…今天不快的心情,回家才發洩吧!

我踏著輕快的腳步跑出校門,怎料又被我看到一個我不想見的人--智宏!

「小玥~我是來接妳回家的…」他笑嘻嘻地坐在校外的石像跟我對話,校門外的人也好奇地看著我跟他。

「你…我不需要你接!我自己就可以了!你別那麼討厭好不好?你快走!」我強忍著快爆發的惰緒說著。

「小玥…為什麼妳不讓我跟妳一起回家?我在這兒等了妳好久了…」智宏有點傷心地說著。

「住口!總之我不喜歡!我根本就不喜歡你,為何你要死纏著我?!」我有點忍不著了,於是聲音也忍不著大起來。

「小玥…不喜歡我…討厭我嗎…」智宏一聽此話好像受了很大的打擊,淚珠在他的眼框中滾來滾去。

「隨你如何想!總之你現在快點走…」我連話也未說完,他就擦著眼睛向後跳走了。

什、什麼嘛…不是說接我回家嗎?怎麼那麼快就走了?罷了,自己一個人回家吧!

可是我根本不知道,原來他受了那麼大的傷害…

我回到家中才知道智宏把那個寶箱拿走了,而且好像還跟爺爺說了一句「再見」…感覺有點不對勁…

「小玥妳是否對他說過什麼話?」爺爺關心地問,而我只是淡淡地說:「只是罵過他數次而已…」

「小玥,小宏的心是非常脆弱的,妳一天到晚也只罵他,他又怎會不傷心呢…而且爺爺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可是他喜歡妳是個事實,妳就別辜負人家的心意吧…」爺爺一面嘆氣一面感傷地說。

「什麼嘛…只是罵幾句就這樣,怎算是男孩子?而且…他餓了自然會回來,他現在只是在耍小孩子脾氣而已!」我一面放下書包一面說著。

「那麼他回來後小玥要向他好好道歉啊。」「…知道了!」

可是,我很快就後悔我說的說話了,他整晚也沒回來。

--他到底往了哪裡呢?

「我實在忍不下去了!已經一星期了!那個智宏死到那裡去了?!」我怒不可遏地對著門外大吼,因為我真的很擔心啊!

「小玥妳冷靜點…這樣大吼會嚇怕別人的…」爺爺溫柔的聲音再次令我冷靜下來,不過我這樣子確實蠻丟臉的…

「那麼如何辦?要去報失蹤人口嗎?」我一面拿起聽筒一面問。

「別那麼著急,我們先出外找找他吧!」爺爺說著就要走向門口,我見狀就趕忙上前攔阻他:「爺爺你行動不便,還是留在這兒吧!這個禍是我自己闖的,就待我一個人去把他找回來吧!」

「小玥妳要小心一點啊…」爺爺有點擔心地看著我。

「知道了!我很快就會回來!」我拿起沙發上的背包,向爺爺告別後就跑出大門了。

。X。

「可惡…他往了哪兒去呢?」我到處尋找了幾小時也找不到任何有關他的線索…難不成上次我真的令他傷心,他已經離開此地了?該不會吧…

「呀!痛…」就在我陷入沉思時,一群人不小心把我撞倒在地。

「什麼?誰在喚痛呀~本大爺才連五臟六腑也痛得要命呢~」其中一名痞子帶著他半扭曲的臉容對著我奸笑,令我有種發毛的感覺…

「是你把我撞倒的!應該喚痛的人是我!」我也不甘不弱反駁他的話,只見他們盯著我好一陣子後表情也變得更兇…

「小妞兒!妳在說什麼?!敢用這種語氣跟本大爺說話?!」其中一位痞子把臉靠近,他口中的煙味令我咳嗽了幾下。

「老大,這妞兒長得不錯…」突然另一個痞子色迷迷地看著我,令我不寒而慄!

「你、你想幹什麼…」我一面向後退一面問,可是我卻怕得連身子也顫抖起來。

「妳認為呢?漂亮小親親…」那個痞子說著還伸手摸我的臉蛋,我不假思索,一口就咬下去!

「痛…好痛!妳這臭婆娘!」他狠狠地往我的臉摑了一巴掌,力度之大令我彈飛開去。

「嗚…」我撫著發紅的臉頰抑頭,只見那幾個痞子向著我步步進迫…

「你們想對我的妻子幹什麼事?」突然有一個黑影從天而降,令我們傻愕當場。

那個稱呼、那個身影、那把聲音…是智宏?我沒看錯吧?

「小子!你是否活得不耐煩…」那個痞子連話也未說完就被智宏狠狠地揍了一拳,我跟其他人一樣也在這一刻呆住了。

--我從來不知道,智宏會打架的!

「很痛…你敢打老子…」那個痞子吃力地爬起來,可是又被智宏揍了一拳,這次他飛了去巷尾去了。

「真…真厲害…」我脫口驚呼,並且帶著崇拜的目光看著智宏。現在的他很有男子氣概…很酷啊!

「快走!」智宏一手把我抱起,然後就用他敏捷的身手轉瞬間在他們眼前消失了。

「…………」我盯著他沉默了好幾分鐘,覺得月夜下的他特別酷、特別有魅力,是我的錯覺嗎?

這時我突然想起我出來的目的,就停止了無謂的思考,狠狠地往他的頭敲了一下。

「小玥,妳為什麼打我?」這次他也輕輕鬆鬆地躲開了,而我也沒有生氣,好奇怪呢。

「你害我擔心了!當然要打!」

「對不起…那我走了…」他聽後失望地回應,然後把我放下意圖離開。

「不准走!這是我的命令!」我向著他大喝一聲,令他止住了腳步。

「咦…?」他回頭,疑惑地看著我。

「我說…你不准走!快跟我回家去!」我不管他答應與否,硬拉著他就走。

「咦…咦咦咦?小宏不明白啦…」他轉頭疑惑地看著我,而我也沒看他一眼,因為…他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!為何我以前沒有發覺呢?

「不明白也沒有關係,總之跟我回家就好!」

「可是…小玥討厭我呢…又不讓我甜甜地呼喚妳…」他有點垂頭喪氣地說道,我見狀也心軟下來了:「我並沒有討厭你啊?…還有,想甜甜的喚我的話…喚『我的小玥』就可以了…別喚什麼『甜心』,真的很噁心!」

「嗯!知道了!我的小玥!」智宏甜甜地笑著,看到他的笑臉,連我也感到不好意思起來:「嗯…嗯!知道了!我們回去吧!」

也許,我會開始對他有好感吧?一個在月夜下保護我的騎士,雖然樣子算不上是威武,可是他真的很擔心我呢…

「爺爺的計劃成功了呢…」智宏輕聲地說道,當然我沒有聽到此話,可是未來我還是知道了。

如何知道?當然是以女朋友的身份「拷問」出來吧!

~*THE END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