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廢置區,但別以為我不管大家就可以亂留言!從今開始關閉留言功能。
  • 53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Innocent Angel.第二章

Innocent Angel

第二章、新的認知


開學當日,沈天佑和沈淙在校務處辦理好手續後,他們就正式被分配到不同的班別上課。

而巧合的是,他們初來報到當天也正好是神幻學園頒佈新學制的首天。

正因為校方突然改變學制,當天全校的氣氛險惡到極點,四周不時傳來同學間議論紛紛的聲音。

而校內這些古怪現象,看在沈天佑眼內,令他更加確認神幻學園的學生都有問題。

不過,最令他最深刻印象的,是當他踏入舊校舍美術室的剎那,他竟然見到他最不想見到的臉孔--徐子揚!

這完全超乎沈天佑的想像。

對他而言,跟徐子揚再遇,心中既是憤怒又是疑惑。

覺得憤怒,自然是因為仇人見面,份外紅眼;覺得疑惑,倒是因為意外徐子揚原來跟自已同年。

如果單看臉蛋,他還以為徐子揚是個才十五、六歲的少年。

沈天佑再次仔細端詳他的鄰座同學--徐子揚的臉蛋:他那雙明亮有神的大眼睛,活潑多變的表情,還有一副被沈天佑私下判斷為幼稚的口吻……

既跟他的外表意外地相配合,也絲毫沒有曝露他的真實年齡--跟沈天佑一樣都是十八歲,或者比他更年長。

在得知仇人的真實年齡後,沈天佑對徐子揚的印象分更直插谷底。在沈天佑眼中,徐子揚是個任性、不講道理、不可理喻、不知所謂的人。然而,最令他生氣的是,徐子揚竟然把他倆的「仇恨」忘記得一乾二淨!

當他被安排坐到徐子揚的身邊時,對方竟然用燦爛的微笑向他打招呼:「你好!我叫徐子揚,我們以後就好好相處吧!」

本來,沈天佑已經事先準備好台詞,若徐子揚重提舊事,他會如何反應。但他萬萬料不到,對方竟然會用如此「親切」的笑容迎接他!

他之前積存的憤怒、氣勢,都瞬間被打垮,成為碎片散落一地。

他就像洩了氣的氣球一樣,內心被無力感盈滿。他突然有種被人愚弄、被人當成傻瓜的感覺。

「難道一直以來,記得這件事的人只有我一個嗎?那我多像個傻瓜啊!」

在得知殘酷的事實後,沈天佑現在煩惱的是如何跟徐子揚相處。

應該要繼續生氣,還是把往事一筆勾銷?

-----

放學後,沈天佑和沈淙被安排到宿舍其中一間房間住宿,而他們也互相分享今天發生的趣事。

「喔……他已經忘記你了?看來他是個不記仇的人呢!」
「你竟然稱讚他?你不是應該罵他嗎!?他竟然不把我放在眼內!」

本來沈天佑以為沈淙會同仇敵愾,直罵徐子揚的不是。然而,沈淙的口吻竟然一派輕鬆,顯然不是站在他的一方,令他感到異常不滿。

「為什麼要罵他?難道你希望他跟你吵架?」
「他怎可以忘記當天的事!」

對沈天佑而言,現在最令他生氣的不再是八個月前的事,而是徐子揚竟然從未在乎過這件事。相比之下,自已為這件事而傷神八個月,簡直蠢透了。

「喔……你希望他牢牢記住你,心中只有你的存在嗎?」
「你的老毛病又發作了嗎?少用這種曖昧的口吻說話!更何況我根本沒這個意思!」
「嘿嘿……算了。反正,既然對方已經忘記這件事,你就別一直追究吧!這會顯得你很小器。」
「我都思考過這個問題……但是,要我跟他和平共處……」

說著,沈天佑就低頭思考,在腦中幻想自已日後跟他相處的情景。如果之前他倆從未結怨,沈天佑倒是不介意多交他一個朋友。

然而,當他一想到這八個月以來的不滿,他就嚥不下這口氣,若無其事的跟徐子揚相處。

沈淙當然知道沈天佑正在猶豫什麼,而他也沒打算讓他倆交惡。因此,他勢必要想辦法解決他倆之間的宿怨!

「很困難嗎?只看外表的話……他是個超級可愛的男孩子啊!」

那是沈淙的真心話。

他後來親自跟徐子揚本人接觸,了解一遍後更給予十分正面的評價。對沈淙而言,徐子揚的樣子固然很可愛,另外還有性格、舉止、談吐等等……跟沈天佑之前形容的模樣大相逕庭,是個容易討人喜愛的男孩子。

「天佑本身就很容易對這類型沒輒,這下可有好戲看囉!」

沈淙認為,如果沈天佑跟徐子揚熟絡起來,一定會有不少趣事發生!那是他深信不疑的直覺!

「即使他長得很可愛,也不代表他性格很好!」

在話洩出的當下,沈天佑看到沈淙的嘴角微微上揚,宛如向他訴說著「中計了」。

沈天佑那才發現,自已剛才的話等於間接承認自已同意徐子揚長相可愛,而不是他之前認為的娘娘腔。

發現自已被算計後,沈天佑氣得臉紅脖子粗,羞愧得難以言語。而他這窘樣卻令沈淙心情大好。他輕笑數聲,好整以暇地繼續說服兄長。

「相由心生。」
「你這是以貌取人。」
「你妒忌他長得可愛嗎?」
「才、不、是!我懶得跟你說!」

沈天佑氣得奪門而出,也等於告訴沈淙:他完全不接受他的說法。不過,這無損沈淙的心情。

那是因為他知道,他這位哥哥剛才只是口硬心軟,他已經開始動搖呢……

「真是太容易被看穿了。」

也許是因為自已摸清別人的心思,有種玩弄人的快感,沈淙的心情又愉悅起來。

-----

沈天佑昨夜難眠。

他花了一夜努力思考一個最恰當的相處態度,但都一一被他駁回。

原因只有一個--他還是不甘心!

然而,沈天佑同時亦不禁為自已感到悲哀,他意識到自已原來是個心胸狹窄的人。相反,徐子揚「貌似」顯得寬大為懷。

那麼,是自已比不上他嗎?思及此,一股自卑感油然而生。他深嘆一口氣,為自已的性格感概不已。

正當他快沉溺在自我厭惡的漩渦時,他卻偏偏見到那位令他苦惱一整晚的元兇--徐子揚站在他面前不遠處。

一看到本人,令沈天佑的本來紊亂的思緒變得更加紛亂。

一夜難眠,加上心情尚未調整好,令沈天佑的精神緊繃不已,心中不禁咒罵:靠!沒事為何出現在我面前?嫌我未煩夠嗎?

與此同時,本來被女同學包圍的徐子揚,也好像感應到什麼似的,驀地把視線投向沈天佑的方向。

在短短幾秒間,沈天佑根本來不及收回目光,二人的眼神就在空氣中交會。

「天佑,早安!」徐子揚瞇起雙眼,向沈天佑投以親切的陽光笑容。

在秋日溫暖的陽光下,他的笑容閃耀著純真的光輝,令沈天佑的心當下漏跳了一拍。

他當下就明白,當時女生們都著了魔的秘密。不過,他同時也自我否定這種異樣的感覺。

「我可是男的!怎會迷上他的笑容?我一定是睡眠不足才產生幻覺!」

當心情平復下來後,沈天佑反而煩惱要不要開口打招呼。

他承認自已被那抹純真的陽光笑容打敗了,之前對他的不滿也煙消雲散,更對他萌生少許好感。

在社會工作的日子久了,他也漸漸培養出看人的眼光。剛才的笑容乃是發自真心,純粹、不帶一點雜質,正好博得他的好感。

擁有這種笑容的少年,內心也鐵定純潔無瑕。

沈天佑突然有種錯覺,當天的事情,也許只是一場夢境而已。既然只是一場夢,他又何必介懷?

凝視著對方的臉,沈天佑反而感到一絲尷尬。現在他不是厭惡開口,反而是感到有些害羞。

「該如何開口,才顯得不突兀,但又顯得大方呢?」

他皺眉沉思,不語。

而在他陷入思考迷宮的時候,身邊也慢慢聚集了不少女同學。本來正在思考的腦袋,卻被身邊的喧鬧驚醒了。

他環顧四周,瞧見身邊的女同學都向他投以相同的目光,邊看著他邊跟友人喁喁細語,不知道在討論什麼。

一眨眼,四周就築起奇妙的氛圍,把沈天佑困在其中,令他很是不自然。

沈天佑困惑的目光不經意拂過徐子揚的臉,卻窺見他一臉不滿。他吃驚地看著徐子揚,看到他輕咬下唇,狀甚不甘心的瞪著自已。

沈天佑感到狐疑,何以僅僅幾秒的時間,就把他臉上的笑容奪去呢?他倒是想不起他有做過什麼事,令他生氣啊!

而在他仍舊困在謎團之中的時候,徐子揚朝他撇了撇嘴,就轉身走向舊校舍的方向,沒有再回頭。

他這個舉動更加深沈天佑的疑團,令他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。

-----

「你剛才不是被女生包圍嗎?」

沈天佑甫進入課室,徐子揚劈頭就問了這個問題。

「對,那又如何?」沈天佑理所當然的回答。

「如、何?你……你竟然說出這種話……」聽到對方的答覆,徐子揚先是誇張地大叫。

接著,他又像剛才一樣輕咬下唇,並把沈天佑從頭到腳仔細打量。輕輕朝他冷哼一聲,就扭過頭,無視他的存在。

而沈天佑看著徐子揚的變化,也跟剛才一樣,如墮五里霧中,搞不清楚狀況。

他回溯幾分鐘前發生的事--

徐子揚離開後,他就被女同學團團圍住,詢問他的個人資料,還大讚他高大威猛、英俊瀟灑。

老實說,沈天佑從來沒有特別注意自已的外表,也沒有留意自已的異性緣。他的重心都在賺錢和打工,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打扮自已和結識異性。

那麼多年來,他只談過一次戀愛,同時是他的初戀。然而,那次初戀也為他帶來沈痛的記憶,是不憾回首的過去。

以前就讀城都中學的時候,從未有那麼多女同學稱讚他是個大帥哥。因此,當他在神幻學園中突然被人稱讚,實在教他受寵若驚。

不過,這些事都在徐子揚離開後才發生,按理應該不是他生氣的原因。既然不是這個原因,那麼--到底是什麼原因呢?

沈天佑眸底的疑惑更深了。


經過一輪苦思後,他想破頭都想不出原因,最後只得放棄。而這天也是他入讀神幻學園的第三天。

他還未踏進校門,遠遠就看到不少女同學在該處守候。沈天佑對這個情景不以為然,直刺刺就從她們身邊經過。但是,他不知道原來她們的目標是他。

他瞬即就被那群女生包圍,無法前進。當你細心一看,更發現人數比昨天的多。而且,她們當中有不少人都帶了禮物,舉凡有飯盒、精品、文具、飲料甚至衣物。

而沈天佑此時此刻仍在狀況之外,他看著眼前幾近失控的場面,完全失去了辦法。

倏地,他眼角餘光瞄到徐子揚的身影。正想開口叫他時,卻見到他臉上掛著比昨日更加明顯的不滿。當二人眼神交會時,他更刻意迴避,裝成看不到。

映在他雙眼的不滿何其露骨,連沈天佑都感受到徐子揚似乎很討厭他似的。但是,背後真正的原因,他卻完全沒有頭緒。


回到課室,沈天佑的目光正好跟徐子揚的對上。然而,對方的眼神卻跟剛才的一模一樣,甚至變得更加冷淡和厭惡。

「你今天又被女生包圍呢。」徐子揚冷冷地問道。

「我被包圍……那又如何?」沈天佑仍然不知就裡,一臉茫然。

這句本來只是普通的問句,但聽在徐子揚耳中,卻被他解讀成--對方向他示威!

徐子揚蹙著眉頭,用力咬著唇,慢慢走向沈天佑的方向,一手指向他,氣呼呼地大嚷。

「哼!你只是比我高一咪咪,比較有新鮮感,她們才覺得你是帥哥!」他抿起唇,雙眸更泛起點點淚光,語氣甚是不忿。

他這句話也解開沈天佑連日來的疑團--原來徐子揚為沈天佑受歡迎一事感到不爽!

在得知真相時,沈天佑反而有種虛脫無力的感覺。

「我豈止比你高一咪咪,是九公分。是你太矮了。」

沈天佑不經意地說著,但他這句無心的話語又被徐子揚曲解,誤會他取笑自已的身高。

「可惡!你竟然如此囂張!無論如何,本少爺還是比你帥很多很多倍,你別妄想成為校內人氣王!」

語音方落,徐子揚又孩子氣地朝他冷哼一聲,就回到座位,再次把沈天佑當成透明人。

而沈天佑顯然還未回過神,他輕嘆一聲,心忖:「他帥?這是近來流行的冷笑話嗎?完全不好笑!」

在他眼中,徐子揚的外表比較適合用「可愛」形容。不止這樣,他連生氣的方式……也像小孩一樣,非常可愛。

「不過,他剛才的話……是向我宣戰嗎?」

沈天佑的腦中驀地閃過這個念頭。

如果他初來報到當天,徐子揚向他宣戰,他會欣然接受。然而,難得他決定跟他交朋友,他就覺得再也沒有繼續鬥爭的理由。

「只是別人比他更受歡迎就生悶氣,真像個玩具被搶走的小孩……這叫我怎樣跟他『決鬥』?」

沈天佑根本沒有心情跟徐子揚作這種無謂的「決鬥」,他反而希望可以回到幾天前,再次感受他親切可愛的態度。

他還是頭一遭遇到這種人,之前學習回來的交際手腕統統不管用。徐子揚,對他而言,真是個頭痛人物。

那麼,現在應該無視,還是答允,甚至是其他做法?

看來他又要詢問一下他的軍師--沈淙的意見。

=====
後記:
這篇……為什麼好像跟我原本構想的完全不一樣?
夫妻的威力?(爆)

嗯……是說有些人笑起來真的電力十足,
我想公主就是笑起來充滿魅力的人吧XD

是說……小浩、小軒、千荻、閔翔……
對不起,你們的戲份被我減到完全沒有XD

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完稿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