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廢置區,但別以為我不管大家就可以亂留言!從今開始關閉留言功能。
  • 53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.緣.第四章

CHAPTER 4 入場卷 BY悠梨


「媽媽,那個人很奇怪哦!」

「唉!現在的年輕人真是……小萱,要聽媽媽話,乖乖努力唸書!否則以後就會像那個姊姊一樣,不管穿多漂亮的衣服,也只能窩在餐廳

裡做一條大懶蟲!」

「姊姊是白色大懶蟲唷!嘻嘻!」

噢……真舒服。

只是脖子有點酸。

搔一搔頭,懶洋洋地抬起擱在木製方桌上的腦袋,原本往左側躺的頭現在換成朝向另一個方向。一眼撇見一名熟悉的身影閃過,我二話不

說地大手一抓——

哈,抓到了!

「一杯綠茶雪糕,再加一杯草莓珍珠奶茶,多放幾塊冰喔……」

很幸運地被我抓住的羚,重重地嘆了口氣。她一轉身,毫不客氣的從上而下地細細打量著我,彷彿把我當作世界第一的奇珍異物般,深怕

看漏一眼。

「你們家的甜品很好吃嘛……」

見她像鐵一般的原地不動,我補上一句真心話。

看桌子上那一堆未被清理的杯子就知道我有多捧場了。

「妳不是才剛睡醒嗎?」

「對啊,睡得很甜呢。」

正午時分的民歌餐廳人流並不多,現在這段時間正好沒有駐唱歌手值班。耳畔傳來陣陣輕柔的古典音樂,伴隨著靜靜流淌的安寧,帶我進

入夢鄉。

已經很久沒能睡得這麼愜意了。

自從三個月前若綺在現場正播的慈善晚會曝光後,她的名氣和人氣出乎意料地大大提昇;雖稱不上什麼天王巨星,但當紅程度跟小威和RED

不相伯仲。人紅了自然忙,忙自然顧不了家事,顧不了家事就順理成章換成由我負責。然而對家事一竅不通的我沒造成重大傷亡就該感激

蒼天保祐——就在上一次我做泡麵期間不小心打盹,差點兒沒把房子燒掉後,若綺便命令我以後不准進廚房。

「管好自己的房間就行了!」當時她是鼓起兩腮地吩咐的。

對我來說管好自己的房間就是放任它自由發展,不要做任何的限制,才能茁壯成長。
現在客廳已經成為我的地盤了。

家裡凌亂不堪的狀況,彌漫一種頹廢腐敗的空氣,實在教人很難想像是兩個看上去光鮮亮麗的女生的家。

之前其中一位上門邀約者——王瑞恩導演,對我們兩個作了個不太恰當的比喻:

「金玉其外,敗絮其中」

若綺尷尬地打哈哈帶過。

拜託,我只是個性邋遢了點而已,對於自己外在的裝扮還是很在意的好不好?

今天我也是打扮得乾淨整齊來民歌餐廳啊!

「剛睡醒就吃?會長胖的。」羚皺起眉頭不悅道,鬆脫開我抓住她的手,微下身收拾桌上的杯子。

「今天已經吃了三杯雪糕和五杯珍珠奶茶,該收手了。」

「可是這種環境和氣氛,不睡覺不吃甜品,還可以做什麼……」

「做服務生或上台表演呀!老爸已經認同妳做駐唱歌手的資格了。再說若綺姊不是要妳找份正職,不能整天像無業遊民地呆在餐廳嗎?」

羚義正嚴辭的說。

「可是現在不需要我幫忙嘛,又沒有多少客人。」我眨一眨眼,降低聲量說,「而且我說啊,現在我們身處的是明星志願的異世界,我總

覺得回到原來世界的方法是跟做藝人有關。」

羚被這番話勾起了興趣。她把圓形餐盤放在桌上,坐在我對面。

「換句話來說,加入演藝圈或許能給我們什麼重大的啟示呢。」

我雙手按住桌面,使出全身的氣力撐起上半身,再無力地倚在木椅子背上。

真的很舒服啊。

「原來之前妳說組團的事是認真的啊……」她偏著頭陷入一片沉思,過了一會兒問,「但是妳不是說加入演藝圈不容易嗎?」

「難是難,不過別忘了——」面對她疑惑的眼神,我接著笑說,「現在的當紅明星方若綺、關古威和林立翔,跟我們有著令人稱羨的關係

喔。」

羚露出一副了然的神情說,「還有我老爸和我姊的情報網!」

「就是這個意思!」我一點頭,為了煽動她下定決心加入演藝圈,便往門口方向大手一揮,「看哪!我們的星光之路將會像今日猛烈的太

陽,散發無比的熱力,照耀得令人張不開眼!今天的太陽就是明天的……哈……?」

咦?好像碰到了什麼冰涼的東西?

框啷——

順著羚驚訝的目光,我趕緊轉身尋找聲音的來源。

在我身後幾張桌子遠的距離,一個披頭散髮的人,頭上正扣著一個與他相襯至極的杯子。杯子裡面的咖啡,沿著他的褐色長髮緩緩滑下,

冷塊卡住他的眼鏡……

捧著餐盤的服務生呆了半晌,才如夢初醒地奔向那人,把杯子從他的頭上取下,連聲道歉。

這麼看來……剛才「冰涼的東西」就是大叔扣在頭上的咖啡杯?杯子是我打飛的?

天!我又闖禍了!若綺該不會禁止我從今以後不准再踏足民歌餐廳一步吧?

我彷彿看到自己被關在一個鋪滿薰衣草的監獄,懶懶地躺在地上,眼前放著一碗泡麵。

還是燒焦的吶。

「呃……今天老爸和老姊都不在,他可千萬不要找我麻煩啊!」羚驚魂未定,低頭喃喃自語,「對了!用掃帚防身!小戀妳在這兒等我,

不要走開!」

話畢,羚便左搖右擺地急步跑進廚房。

我不安地緊閉雙眼、雙手合十,心急如焚地等待羚回來。此時餐廳裡竟播放著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?

登登登登—登登登登—…

這是什麼情況啊!

就在我微睜開雙眼,偷看羚回來沒有,誰知那個長髮披面的人不知何時坐在羚的座位上,臉上掛著意味不明的笑容!

我不禁身子往後一縮,神情兮兮地向他報以一個尷尬的笑。

對面坐著的確定是「人」嗎?怎麼我橫看豎看都覺得他比較像鬼?還是說,他是能夠在光天化日下出沒的鬼?

即是很猛的意思?

我冷汗直冒,恨不得羚趕快用掃帚把他打走!

「嘿嘿,美人啊……」那人撥開前面的長髮,眼睛透過鏡片散發詭異的光芒,迅速地拉住我的雙手,邊揉邊說,「我觀察妳很久了,有沒

有興趣……」

色色色色鬼?!他在揉個什麼勁啊!

危急關頭,顧不得那麼多!

我狠狠地在檯面下往他一踢,而羚及時趕上,用掃帚從上往下對準他的頭一劈——形成了上下夾攻的絕妙配搭。

然而,那隻色鬼並沒有如預期般鬆手怒罵我們。他的笑意比以前更深,鬆開了一只手,把身後的羚扯到前面來。

「這麼粗暴幹嘛!放開我!」羚憤恨地大喊,與色鬼用力拉扯,可惜無法掙脫。

我們倆跟色鬼糾纏了十來分鐘,期間又用掃帚攻擊又對他拳打腳踢,但他似乎感覺不到絲毫痛楚,只是用力地抓住我們不放,還盡說些奇

怪的話。

「美人啊~有沒有興趣加入YOGO?我們專門招收偶像型的。」色鬼的嘴角抽搐著說。

我跟羚暫停不再攻擊他,互相交換不解的表情。

「YOGO?那是什麼啊?」

「他是想說YOGA,要我們參加瑜珈班嗎?」

接下來我們二人沉默不語。色鬼嬉皮笑臉地接話,與他頭破血流的現狀形成強烈反差。

「我察觀你們很久了,整整十分鐘!你們知道溫寧珊和徐心寧吧?就是YOGO旗下的……」

我們不等他說完,便慣性地送他一拳。

「溫寧珊?徐心寧?從來沒聽過!」

「可惡,竟敢作弄我們?」

接下來又上演一段大快人心的攻擊,旁邊圍觀的客人們紛紛鼓掌叫好。有些路人被嘈吵的氣氛吸引進來,原本冷清的民歌餐廳旋即變得熱

鬧起來。

「沒想到我到了今天還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啊?」色鬼左顧右盼的沾沾自喜說,「我要出一套性感寫真集來滿足大家!」

此時,有把熟悉的男音傳來耳際。

「錢永富立刻放開小羚和小戀!」RED不知從哪兒竄出來,雙手放腰間,站在羚身旁說,「怎麼樣?目睹本大帥哥的風采是否嚇呆了!哈哈

哈……」

羚一整個看得傻了眼。

「錢永富,你……」小威和悅的神情,在見到該名為錢永富的色鬼的一刻立即消失,顯然擔心成為下一個被揩油的對象!

「RED!保護小威!」我喊。

小威初時半歪著頭,臉頰瞬間漲紅,氣鼓鼓地瞪著色鬼罵,「你再不放開他們,我去找你老婆過來!」

錢永富聽到小威的話後驚嚇的拋開我和羚的手,連忙向小威賠笑,「關古威,你不是做這種閒事的人……」

「既然你已放手,我也想息事寧人。」小威微皺眉,不滿地問,「不過我想弄清楚,你為什麼抓住他們不放?」

聽小威和錢永富的對話,似乎他們早已認識。儘管我對小威為我和羚出頭的行為很感動,但男子氣慨十足的小威與耍白痴的RED,卻令我聯

想到——小威要反攻了!

不,絕對不行!翔威逆不可!

我半帶絕望半帶驚慌地望向RED——那個站在小威身後矮半截的傻子,期望他能說點什麼重現他作為攻的氣勢。

「我才是全宇宙最帥的男性!哈哈哈哈……」RED自顧自地大笑。

此人沒救。

圍觀的人潮並沒有因為錢永富停止被痛毆而散去,反而因為人氣旺盛的小威和RED的出現,以倍的數量激增,舉步艱難。羚不得已叫服務生

提早打洋,花了半小時才把人流完全疏散。

現在民歌餐廳只剩下我們五個人。

錢永富仍認定方才的人群湧現是為了一睹他「帥氣」的臉龐。他嘴色微抽搐地詭異的笑道,「最近YOGO在招募新人,我一踏進來就被這兩

位充滿魅力的美人吸引,他們十分符合我們公司的要求!」

「你想小戀和大姊加入YOGO?」

經過小威和羚的協商,小威對她的稱呼終於由「莫小羚」改為「大姊」。雖然說羚對於被年紀比自己大的男生喚做大姊還是覺得很別扭,

不過總比以前的綽號來得好。

「我反對!怎麼可以讓小羚成為錢永富的旗下藝人!她會被揩油的!要揩也該由我……」RED話未說完,就被羚用掃帚封住了嘴。

旗下藝人?這麼說YOGO真的跟EAMI一樣是唱片公司?
我怯怯地抬眼看,那個血流披面卻表現得神采飛揚的錢永富。
這個色鬼就是唱片公司的製作人?為什麼人家EAMI的周映彤舉手投足都散發高貴的氣質,神色自若。可是這個YOGO的錢永富,卻像地痞流

氓的裝扮和個性……

「嘿嘿,小帥哥啊,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麼簡單。」錢永富指著我說,「剛才這位美人錯手把咖啡杯打翻,還有兩位美人聯手毒打我的事

,我還未算帳。不過……」他推一推眼鏡,鏡片反光看過去有點刺眼,「以我廣闊的胸襟,只要他們答應跟YOGO簽約,過去的事就一筆勾

銷!」

「YOGO招攬新藝人,你們也有簽約金!何不來個雙嬴的局面呢?」錢永富從檯底取出早已準備好的兩份合約書,遞上來給我和羚,「怎麼

樣?有沒有興趣加入YOGO?」

「不准!我不批准!」

無視RED自個兒在亂叫亂喊,我們分別接過合約書低頭細閱。
上面註明合約為期一年,期間要發兩張或以上的唱片,而簽約金是……
三十萬!

我驚訝的跟羚交換眼神,她似乎也心動了。
三十萬!真是很大的誘惑!出國旅遊六趟還有錢買一台筆電!
以我們還未接受任何訓練就有唱片公司肯跟我們簽約,還樂意不計前嫌,除了錢永富還有別人做這種蠢事嗎?
以我目前來說,惟一的顧忌,就是不能與小威和RED朝夕相見。我可愛的翔威、我那令人心動的翔威……如果能加入EAMI,就能保護他們的

順利發展了。

錢永富大概見我和羚在認真考慮,便多說幾句話誘惑我們,「YOGO專打偶像牌,你們長這麼漂亮,一個熱情洋溢、一個傭懶朦朧,不加入

YOGO簡直暴殄天物!公司裡面也有很多風格各異的帥哥美女——」他示意我們把耳朵湊近,「公司不反對藝人交往,只要安全保密就行!

我可以保證讓你們成為歌壇最閃亮的新星!」

「熱情洋溢、傭懶朦朧?哈哈哈……」RED捧腹大笑,「這是我今年聽到最好笑的笑話……」

現場除了RED以外,所有人都深深感受到自羚身上散發的寒氣。
他還是自求多福好了。

「很多帥哥?」我挑眉問。

「很多帥哥!」錢永富說。

即是我可以認識更多像小威和RED的美男子,自行配對。

「風格各異?」

「風格各異!」

即是有冷酷系、天然系、熱血系、女王系……諸如此類的帥哥。

「不反對交往?」

「不反對交往!」

即是我可以把幻想化為行動,光明正大地推他們入坑。

「成交!」我沖他一笑。

「小戀!」小威驚呼。

小威臉色蒼白的表情實在令我很心痛。
對不起!我也很想親眼目睹你與RED修成正果,只是我實在受不住YOGO塞滿帥哥而老師又批准交往的誘惑!即使我們不同公司,我也不會放

棄你們的!

我拭去眼角的淚,使勁地對小威點頭,再從錢永富手上接過一張淺黃色的支票。

「YOGO注重均衡發展,最歡迎像妳這樣的美人!妳真是獨具慧眼!快把支票收好,不要弄丟了!」

我穩穩地拿著那張寫上我的名字的支票,心裡很踏實。

以後若綺再也不能說我是無業遊民了!呵呵!

「美人啊,考慮得怎麼樣?妳的同伴已經成為YOGO旗下藝人了!不好好把握,機會稍縱即逝。」

「那我也加入好了。反正悶在民歌餐廳也有點無聊……」

「我反對!妳加入EAMI!學我向映彤姊自薦!」

「誰要學你呀?呆子!」

「妳是為了帥哥加入嗎?他們有我帥嗎!」RED激動地抓住羚的肩膀用力地晃。

「一定不及我這個超人氣大帥哥的帥……」小威悶悶不樂地望向我說。

「YOGO的帥哥比你們帥一百萬倍!」錢永富說。

「為什麼有這麼多自戀狂!這個社會病了!」羚雙手按住臉頰叫嚷。

「就憑你這句——我以全宇宙最帥的男性的稱號與你決一勝負!」RED指著錢永富的胸口大喊,「我要跟你比‧腕‧力!」

RED拍拍心口,對羚自信十足地說,「出事時有我撐著!一切就看我的吧!」

羚的臉頰刷一下漲得通紅,雙眼怔怔地看著RED。
羚,妳該不會對RED有意思吧?
那我的翔威怎麼辦。

RED和錢永富各自把手肘擱在桌面上,擺好姿勢準備比賽。

「如果你輸了,就不要阻礙美人加入YOGO。」

「要是你輸了,小羚就不會加入YOGO!」

「呆子,誰要你多事!別擅作主張!」羚怒瞪著RED說,「你在破壞我加入YOGO的大計!」

RED一臉興致勃勃的樣子,無視羚的投訴,送她一個燦爛的傻笑。

明明就是想玩,還亂掰這些爛藉口。

「一、二、三,開始!」

砰啪—

不出三秒,勝負已分。

啾啾啾—…

門外一群鳥兒飛過。

「下星期起開始為期四個星期的訓練,可能會比較累,只要忍耐很快就過去了!訓練完畢別忘了回來公司找我報到!」錢永富含笑揮手離

去。

「呆子。」羚站起身,向跪坐地上的RED丟下這句話,回到廚房去了。

「不可能……宇宙第一大帥哥怎麼可能會輸!」RED受到極大打擊,雙手撐著地面,一味的喃喃低語,「我明明是公認的大帥哥……一定是

他使了什麼魔力,把我的精力吸了過去,所以我才輸!我要找他算帳!堂堂正正地與我對決!」

「等等!」我一手拉住正欲奪門而去的RED,他困惑的回頭,我被他眼眶閃著的淚光嚇了一跳,「RED……你為什麼如此在意羚?你該不會

愛上她了吧?」

RED一聽,原本憤憤不平的表情消失,換上傻氣自戀的表情大笑,「說得沒錯!簡單來說,我就是要追她!哈哈哈哈……」

不……不會吧?!
我頓感墜入無盡的深淵,消失在一片黑暗中。
一邊是我的翔威,一邊是羚的戀情,要我怎樣選擇?

「那小威怎麼辦!」我將小威一把拉過來,只見他一臉若有所思的失神,我情急之下質問RED,「你跟小威認識在先,你要棄小威不顧嗎!

「安啦!他們兩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,我不會放棄任何一方!」RED哈哈大笑,哼著歌輕快地踏出民歌餐廳。

花心鬼!我要對小威專心一意的攻啊!

小威一臉受傷的樣子,幽幽地看著我。我於心不忍地執起他的手,哄他說,「沒關係,小威,我會支持你的!以後有什麼心事要跟我說喔

。」

「那我想問……」小威一臉認真,反過來執起我的手,澄明的雙眸正勾勾地盯著我問,「我怎麼不知道妳想加入演藝圈?為什麼不先跟我

說?」

只剩下我們二人的民歌餐廳,此時稍微有點冰冷。
輕柔的古典音樂不知不覺間停止播放,只有街外的汽車不時傳來的雜音。
在昏暗的燈光底下,這張木無表情的臉孔,是在告訴我他生氣嗎?

「我是最近才認真考慮的……」我搔搔頭,迴避他的眼神說,「其實我對唱片公司的幕後製作很感興趣,像作曲填詞之類的。不過比我厲

害的大有人在,一直以來我只敢隨便想想而已。從來沒想過會有唱片公司找我做幕前的工作……既然YOGO願意跟我簽約,我也想試試看。

小威,你會支持我吧?」

…………

沒有回音。

「我不是故意瞞你的喔,只是你跟RED近來工作很忙,我們很久沒碰面,想跟你說個話也很難。」

「以後碰面的機會多著了。」小威露出溫暖的笑容,回復一如概往的表情。

「我可是很期待喔!」我瞇起眼睛笑說。

小威的臉驀地漲紅起來,咿咿呀呀的發出一陣怪聲。

雖然餐廳的氣溫沒有改變,不過現在有個的小太陽在我身邊,非常的暖和!

JUN 4, 08. DONE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