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廢置區,但別以為我不管大家就可以亂留言!從今開始關閉留言功能。
  • 53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.緣.第五章


打從那隻鬼--不,是錢永富邀請我們加入YOGO後,我們的生活自此就產生一百八十度的轉變。

在現實世界中,我倆都只是普通的大學生,基本上沒有接受過任何正規訓練。

因此,當我們開始上課後,就深深感受到當藝人是件多麼痛苦的事……

「啊--不行了不行了!我全身的骨頭都散了耶!」

我渾身無力地攤在地上,全身的肌肉紛紛向我發出抗議,又麻又痛的感覺令我感覺四肢都不屬於自已。

「才跳幾下就喊辛苦!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愈來愈不像樣!想當年啊……」

我這星期進行的是舞蹈訓練,而開口說話的人理所當然也是我的導師。

他是個非常聒噪的男人,只要他一開口,非待他說累了才會停止。

而我在他連日來的口頭轟炸下,早就失去了聆聽的耐性。看到他一開口,我就不耐煩地從地板爬起來,逕直離開練舞室。

「妳這丫頭真沒禮貌!我還未說完耶……」

我拖著疲累的步伐,幾經辛苦終於走到訓練中心的飯堂。

雖然飯堂不比圖書館安靜,但只要遠離那個噪音來源,我頓時就感覺世界寧靜多了。

抬頭望向大堂的時鐘,現在正好是晚飯時段。正當我預備充飢的同時,眼角卻瞥見一抹熟悉的身影,攤在最遙遠的餐桌上。

我步向那個睡死在餐桌上的身影,粗魯地搖晃幾下後,她就悠然醒來。

「嗯……原來是妳……別吵我,我累死啦……」悠戀睜開朦朧的雙眸,迷迷糊糊地唸道。

語畢,她又恢復剛才的姿勢,繼續睡她的大頭覺。

其實,看到她累得快死的模樣,我實在不太忍心繼續吵她。無奈,我正好有事要跟她商量,所以她一定要給我爬起來!

「小戀,妳別睡啦!平時吃那麼多甜食,妳再睡真的會變豬啦!」

「哪有那麼容易……我剛剛才做完劇烈運動,讓我睡一下會死的喔……」

她揮揮手,又把自已跟現實世界隔離,回歸夢鄉去。

我不曉得她是否在夢中看到兩個帥哥搞BL而不肯離開啦,但是,她終歸都要回到現實去。

我再次粗魯地搖晃她的身體。然而,這次她卻鐵下心腸,不論我怎樣做她都沒反應。低頭,我暗自嘆息。

「我想那個長髮變態男一定想公報私仇,才為我們安排這種地獄訓練!」

我停下來,但耳畔沒有傳來熟悉的聲音。雖然我不清楚她是否有留心聽我說,但我繼續說著。

「聽說啊,我們完成這些訓練後,就會以個人名義發行唱片呢!」
「…………」
「發行個人唱片是很不錯啦!但是,我沒有面對群眾的經驗,還是會比較怯場呢……」
「…………」
「所以,我打算跟那個變態男提出組團的要求……」

話洩出的當下,沈睡的洋娃娃也終於甦醒過來。

「組團啊……嗯……很好。」她朝我展開慵懶的笑容,而我白了她一眼。

明明就有在聽啊!為何不給我反應?害我像個傻瓜自言自語!

「我也受夠一個人訓練了……教練不是帥哥,害我都提不起勁……」她打著呵欠,大大舒展因為疲累而遲鈍的身體。

「如果我們組團的話,會不會有兩個教練訓練我們?」
「如果是帥哥的話,我倒是很樂意呵!」

於是,當晚訓練完畢後,我倆就向錢永富提出組團的要求。

他一口就答應了,但他同時要求我們多簽一份合約,為以團體名義出道的唱片合約。

團體唱片合約的內容跟其他的明顯有別,應該是因為我們之前簽下個人唱片合約而酌量修改吧?

錢永富向我們解釋,我們的唱片合約以最新的這份合約為準。而這份合約要求我們一年內必需發行至少三張團體唱片,和一張個人唱片。

現在團體組合尚未流行,歌星大多都以個人名義出道,因此唱片創作人也以創作個人唱片為多。

看到合約內容,我猶豫了。現在我擔心我倆會不會沒有唱片唱……

「沒關係啊!我會多創作歌讓我們唱!」悠戀雀躍地說著。

而我也被她興奮的情緒感染,決定暫時把事業重心放在唱片事業。要是因為唱片數不足而違約,可是得不償失喔!

在確定組團一事成功後,我的心情也隨之而亮麗起來。從此以後,我就可以脫離單獨面對煩人教練的日子了!

-----

經過一連串地獄訓練的洗煉後,錢永富忙不迭為我倆安排一連串宣傳活動。

為了令我倆的團體形象深入民心,他特地安排我倆以團體名義出席所有活動。

雖然宣傳活動真的很累人,但只要有最要好的悠戀在自已身邊,即使我再疲累也不會抱怨。

在無數鎂光燈的閃爍下,我終於有「自已已經成為明星」的自覺。

老爸曾經跟我說過,明星也有很多種,問我想向哪個方向發展。

老實說,演藝圈的一切對我而言都非常新鮮,我想每方面都涉足一些,那才知道自已的長處和興趣在哪兒啊!

因此,除了唱片外,我也開始為自已和悠戀尋找其他種類的通告。

這天是星期天,我和悠戀當天剛好沒有任何通告或者活動。因為心懸兩隻怪獸--也就是關古威及林立翔,我倆決定走一趟民歌餐廳。

至於為什麼會叫他們怪獸呢?呵呵,這事說來話長。

「太好了!那麼就這樣說定了!」

我倆甫進入民歌餐廳,一個身材矮小但魁梧的身影就在我倆身旁略過。瞇起雙眼,我盯著漸行漸遠的身影。

嗯?是未見過的男子!他來民歌餐廳要找誰啊?

翻遍腦海的記憶,我無法自記憶中尋找相關的碎片。

「唷!小羚和小戀也來了?」

不用回頭也知道說話者是誰,他正是怪獸二號--林立翔。

「LONG TIME NO SEE!」坐在林立翔身邊的,正是大口大口吃著我家甜品的饞嘴大怪獸頭目--關古威。

「小心你的粉絲看到你這副食相,會拋棄你喔!」看到很久沒見的友人,我心情愉悅地調侃。

「她們看到小威的真面目後,會更加愛我才對!」關古威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,看來心情不錯。

「真受不了……她們的眼睛鐵定糊了蛤仔肉!妳說對吧,小戀?」
「妳不覺得他這個模樣顯得他更受嗎?」

悠戀臉上甜美的笑容,容易令人聯想到蜜糖。然而,她的話卻完全顛覆她甜美的外表。

如果讓大怪獸頭目知道小戀的真面目,他的純情少男心會不會碎成一地呢?

不過即使他的少男心變成碎屑,都與我無關啦!反正小戀的心也不在他身上。

我臉上依舊掛著微笑,骨子裡卻對關古威的未來漠不關心。

嘖嘖,我真涼薄。

「小羚、小戀!待本帥哥告訴妳們一個天大的好消息!終於有人賞識我的才華!哇哈哈哈哈……」

回過頭去,卻迎上林立翔誇張的笑臉。

「喔……是嗎?」我不以為意地說著,一臉興趣缺缺。

該說是習慣了,還是周遭的男性都太自戀呢?我漸漸對林立翔自戀的行徑麻木了……

那……該不是什麼好事吧?我暗忖。

「就是剛才的男人!他被我精湛的演技吸引,邀請我接拍紐約客的男主角!」語畢,他又誇張地大笑數聲。

這下我真的被他的話勾起興趣了。

「真的假的?你竟然要當男主角?」我趕緊跑到他面前,一臉緊張兮兮。

在現實世界中,要當上主角可是件不容易的事啊!正常情況來說,要成為電影中的主角,不但需要一定程度的演技,也需要一定程度的高人氣。

如果沒有以上條件,那就靠經紀公司自資力捧了。

我自問對林立翔在演藝圈的發展瞭若指掌,他的人氣倒是蠻高,但是演技……他之前不是歌手而已?他的歌藝應該比演技好吧?

林立翔似乎看穿我的疑惑,遂好心解答。

「小羚,為了這一天,我私底下可是練習了很久臉部表情!今天終於可以大派用場!哈哈哈哈……」

我不自覺跌入自已的幻想,腦海遂模擬林立翔獨個兒站在鏡子前,臉上重覆變化著的變情,喜、怒、哀、害羞、汗顏……

為什麼想想就覺得……背脊發涼……

一想到幾秒間,林立翔的表情就變了好幾種,我驀地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。

「真的嗎?RED好厲害呢!我們也可以去觀摩嗎?」此時,悠戀甜美的聲線恰好把我自恐怖的幻想中抽離。

「如果小戀也去的話,小威也要去!」關古威也不落人後,趕緊提出要求。

我說啊……大怪獸對小戀的好感如此明顯,他跟林立翔真的有可能配成一對嗎?如果只是私底下讓我們幻想和討論,那倒是沒關係。

「好!就讓你們一睹未來巨星的風采!這部戲開拍的首週更會出國拍戲呢!」

一聽到「出國」二字,我的雙眼旋即綻放光采。

「什麼!?可以出國?我也要去!」我也趕緊表態,更誇張地晃了晃手,恐防林立翔看不到。

我自出娘胎以來都未出過國,這次一定要跟去見識見識!

咦……慢著,這不是遊戲世界嗎?算了!反正只要可以出國,是現實還是虛擬都沒關係了!

「沒問題!沒問題!大家一起去吧!哇哈哈哈哈……」

就這樣,我們一行人未待那位導演的同意,決定私下跟過去觀摩。

-----
在林立翔軟硬兼施的攻勢下,紐約客的導演--李恩光無奈答允我們陪同出國,但我們同時也要答允不可以妨礙拍攝。

經過數週的期待後,終於也迎來出國的當天。

我和小戀因為記錯時間而提早出門,只好站在集合處等待各位演員到場。然而我們錯有錯著,有幸見到天王巨星。

「早出門果然有好處!羚妳看看那個男人!」
「他是誰啊?我一個都不認識……」

第一個見到的是一個啡髮的男人,雙耳都戴著金屬耳環,身穿貴價西裝,臉上總掛著微笑。

我對他的印象非常深刻,因為他甫出場就造成騷動。放眼望去,四周都站滿他的粉絲,手持橫額和小旗幟呼喚偶像的名字。然而,現場實在太嘈

雜,我聽不清楚他的名字。

其他人如果看到偶像紅星,即使對他沒興趣,都會過去湊熱鬧吧?然而,我看到這個場面,就只想儘快逃離!

粉絲的尖叫和興奮的吶喊所發出的高分貝,令我的雙耳承受著前所未有的痛苦。

要死了!為什麼會那麼吵?快震破我的耳膜了!

我難奈地掩著雙耳,遺下興奮莫名的悠戀,逃向比較安全且寧靜的地方。

好半晌,待他離開後,我才回到原來等待的位置。

「羚妳跑到哪裡去了?白白浪費這個機會!」我甫回去,就聽到小戀的抱怨。

「反正我們已經是半個明星,早晚會見到他,犯不著擔心!」

我心想,小戀應該責怪我沒有把握機會跟演藝圈的前輩打照面吧?然而,她不滿的並不是這件事。

「不是!我剛剛發現那個人好受!是最TOP的總受!妳不看真是吃大虧!」
「嗄?」

聽到出乎意料的回應,我嚇得連儀態都顧不了,嘴巴呈「O」字狀態,久久都無法合上。

我回溯剛才記錄在腦海的映影,把剛才的男人從頭到腳好好回憶一次,再把我心目的「總受條件」跟他進行比較……

我當下就露出滑稽的表情。

他像總受?哪兒像啊?大怪獸還比較像!

小戀被我臉上的表情逗笑了,說道:「別洩氣!反正妳不是說過未來會遇到他嗎?他逃不掉的!」

雖然我完全無法理解,但我在心底靜靜立誓,改天我們再遇到他時,一定要仔細研究他身為「總受」的「過人之處」。

奇怪的是,打從那位啡髮男人離開後,機場再也沒有出現相似的狀況,令我們很不是滋味。

幸好,經過時間短暫的流逝後,演出演員終於陸續到場,才不至於令我倆悶個半死。

其實,當怪獸二人組結伴出現,對我倆而言已經是家常便飯,無須吃驚。但是,今天他倆之間,竟然多出一個人,這就非常離奇了。

「這個綠髮男是誰啊?」
「狼……他是一匹狼!」
「一匹狼?」

小戀吃驚地喊著,而我也順理成章把一匹狼當成那男人的名字。

「我來為你介紹,她是小羚,她是小戀,是DOUBLE STAR的成員喔!」

這時,林立翔的身影無預警出現在我倆面前,令我倆嚇得一時無法接話。綠髮男人順著林立翔的視線望向我倆。

他瞇起眼,把我們上下打量一番後,冷哼道:「哼,都是乳臭未乾的小鬼。想要在演藝圈出名,日後就好好加把勁吧。」

語音方落,他就毫不留情轉身離開。盯著他愈行愈遠的背影,我們臉上的表情由錯愕,變成呆愣,繼而換上憤怒的嘴臉。

「搞什麼啊!?這隻狼不知道什麼是禮貌嗎?哪有人第一次見面就這樣說話!?」我氣得跳起來,誇張地比劃著,就連旁人都感受到我的怒氣。

「這隻狼真是沒救了……」小戀的反應卻跟我相反,男人的反應似乎在她的預料之內。

「哈哈哈!妳們別氣,小童只是刀子嘴豆腐心,相處久了他會很搞笑喔!」

語音方落,時間彷彿就在這刻遲滯不前,一陣冷風自四方八面襲來,把在場所有人都凍結起來。

「你確定這個不是笑話?」小戀首先回過神,狐疑地反問林立翔。

「誰是小童?他嗎?」我指著遠處那抹孤僻的身影,不可置信地反問。

這個人值得用那麼可愛的稱呼叫他嗎!?

「其實我也覺得匪夷所思。」關古威難得跟我倆站在同一陣線,抱持相同的疑問。

事實上,除了我們三人外,林立翔和綠髮男人以外的人士都質疑林立翔的話。大家都用期待的目光盯著林立翔,希望他會說出什麼驚人的話語。

「你們太過份了!小童其實人很好說!你們相處久了就會明白!」

又一陣冷風拂過。

林立翔這句話,不但沒有解答大家的疑問,反而令謎團更深。

好冷啊……

我皺眉,再次望向男人的方向,卻恰好瞥見奇異的一幕!

我我我我我沒看錯吧?這隻狼竟然用如此溫柔的目光看著林立翔!而且他那溫柔的目光,跟「朋友」二字完全搭不上!

真人BL?我內心驀地閃過幾個大字。

根據我的經驗,我在現實唯一一次發現真人BL是我就讀中學的事。當時坐在我前面的男同學,也用相同的目光,跟遠方的男同學互相凝視……

難不成,歷史又再次重演嗎?不!好像有些不一樣……

我又望向林立翔的方向,發現他望向一匹狼的目光--非常正常。

好家在,看來林立翔沒有這個意思。

咦?不!我為什麼會如此在意這種事呢?他要跟誰搞BL都跟我無關啊!

發現自已的不正常,我開始陷入深不見底的自我質疑中,無法自拔。

「別說了!所有演員已經到齊,我們出發吧!」

導演一聲令下,大家也就預備登機的手續。

=====
後記:
完了……剛剛我才發現自已無視了自已先前打好的設定囧
嗯……不如算了?(喂)

梨兒……我聽從(?)妳的意見,妳家悠戀的形象正崩壞中XD

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六日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